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慈溪哪家医院的无痛人流最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6:14:4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慈溪哪家医院的无痛人流最好,慈溪妇保医院有超导可视无痛人流,余姚哪个做人流医院,北仑哪里有做人流的,北仑无痛人流哪所医院好,宁波华美医院晚上能做堕胎吗,慈溪做无痛人流医院哪个比较好

近日,一款名为“水滴直播”的网络平台中出现全国多地学校的课堂直播画面,引起舆论热议。参与视频直播的学校涉及多个省份,从幼儿园至高中毕业班均在其中,直播场景多为教室,也有学生宿舍。家长对此态度不一,有人认为这能让他们“见证孩子的点滴”,也有家长担心出现安全隐患。有学生则坚决反对,“就算是为了监督学生,结果向公众直播,也太不顾忌学生隐私了。”(4月25日澎湃新闻)

无处不在的摄像头确实将各种信息都透明化,让人一目了然,但这种透明化的信息公开很多时候也会对当事人造成极大的困扰,让人无所适从。不难看出,学校和课堂安装摄像头有着各方考量,例如即时掌握课堂教学秩序、减少老师和家长之间的沟通成本等,不可否认,这有一定的作用,也能提升教学、沟通效率,但也需要看到其中的弊端,而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学生的隐私与安全问题。

教室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,它不仅是一个传递知识的载体,更是容纳各种方式教学的所在,这里面产生的思想碰撞、自由表达,都属于个体化的自由,不应处于被监控的状态,没有人能够在被监控时可以做到完全放松,这也就意味着本来可以自由化的表达很可能会因此而变得拘谨,这对教学无疑是一种束缚。就像有老师告诉记者,摄像头安装了一个月之后,学生们在纪律方面的表现“好很多了”,其实这个“好很多”或许可以看作是学生自由表达的退步。课堂是应该要有激情的,这种激情不该被抑制,显然,监控下的课堂与教学的互动和激情是不相容的,就像奥威尔在《一九八四》中所描述的无处不在的“老大哥”,就是这种抑制和束缚的顶级体现。

我们或许可以试着理解校方所说的“现在护孩子的家长很多,老师跟她们反映问题,总觉得老师是在针对孩子,这样(装了摄像头后)家长更能理解老师,更能了解学生的表现。”从这一点来看,校方装摄像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自己的麻烦,在与“护犊子”的家长沟通时有据可依,但即便如此,监控的范围和程度也只能局限于校园内部,而不能将之放到直播平台上向所有人公开。这次的直播事件很显然是一次严重的越界和侵权行为。

未经他人同意将学校课堂、宿舍等地的学生活动情况进行直播,已经侵犯了学生的肖像权、隐私权和名誉权,不排除有些家长和校方对这种监控和直播持赞成态度,但需要明白的是,孩子不是任何人的附属物件,他们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和决定事情的权利,在安装监控和直播之前,有谁问过学生们的意见?在我们的教育中,太多的时候都是打着“为孩子(学生)好”的旗号,进行“独裁”管理,无视孩子们、学生们的个人权利,甚至毫不顾忌地剥夺他们的隐私权,这是极其丑恶与危险的行为,像有教育专家就说,很多学生在监控之下可能会进行“自我表演”,长久以往容易导致心理问题。但我认为,更严重的是因此失去自由的个性,变成俯首贴耳的“羔羊”,这种心理建设、个性培养的失败,将直接关系到他们成人之后的人格体现。

“校园直播”无疑有百害无一利,校方与家长应该联合抵制这种非法行为,同时在监控方面能够顾及学生的意见,不能将教育置于“老大哥”的看管之下。

本报评论员 张英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慈溪做人流最少要多少钱